云同网
当前位置:主页 > 娱乐 > 正文

我是怎么变成GAY的?

01-20 娱乐

 

我是怎么变成GAY的?

 

活着这件事,是有模板的,并薪火相传。按部就班生活的人,往往会参照上一代人的生存套路,接受教育、就业、结婚、生子,再让下一代进入相似的生命循环。这样没什么不好,知道未来的奔头在哪儿,好过对明日一无所知。

满过23岁以后,我开始对自己的去路紧张起来。诚如大家所知,我是弯男,(主动)单身,数年后,我十有八九还是这么个“自由潇洒”的状态。弯男圈是小圈,但圈中的人,个个不同,大家都在野蛮生长,因为没有前人可以给出一个幸福而可行的模板照着涂鸦。

所有的去路,都与来路有关。在我疑惑之际,我试图追忆儿时的片段,搞懂我今天的运命,是在过去什么时候,就早被注定下来的。

2002年9月,我上小学三年级。初秋的重庆山林很美,漫山遍野的野菊花,把坐落在半山腰的村小团团簇拥。村小里的孩子,全是留守儿童,大多被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带大。

那年,班里来了一位新同学,叫周凯。三年来,班里一直都是那么些个学生,老师也只有那一个老师,这张新面孔,对我们来讲,新鲜得很。听人讲,周凯父母在广州打工,他住在外婆家。外婆很老了,老伴儿早些年也没了,一人照顾周凯颇是辛苦。周凯懂事,家务活都自己干,中午饭也不回去吃,早上上课就拎着一个保温桶,里面装着米饭,和自己做的一点菜。

我是班里学习最好的,于是老师叫我做班长,并让周凯坐我同桌。我那时对“性”是没概念的,对男女一视同仁,直到周凯的出现,我才得到启蒙。

他是留级生,我们都8岁,他已经10岁了,可学习特别差,连写字的笔画都不对。我们写“水”字,“水”有4画,他只能写出3画(他只会把撇和捺连着写)。上了一个月,老师发现他作业基本全错,甚至我把作业给他抄,他都能抄错行,学东西痛苦得要死,老师就骂他“饭桶”。

 

我是怎么变成GAY的?

 

我同情心泛滥,觉得这男生可怜,就每天帮他背书、温习功课、辅导作业,隔天,周凯就给我带些奇奇怪怪的玩意儿作为回报,比如从树上摘的桑葚、自己种的小黄瓜、从山洞里捉的小山鼠、在林子里捕的小麻雀……

他有回给我带了一只草莓,粉红色的,像小指甲盖儿那么小。“这是我自己种的,就结了这一个,舅舅给我带回来的种子。”一边说着,一边打开铅笔盒,里面有个小纸盒,他再小心打开,还有个纸团儿,包着的就是草莓。那是我生平第一次见这样的水果,稀罕极了,捧在手心,觉得好看。“这东西怎么吃啊?”“直接吃啊。”我看了他一眼,把草莓放嘴里含了好一会儿,才舍得嚼。其实味道是很酸涩的,只是当时吃得甜。

3页 [1] 

版权保护: 本文由 主页 原创,转载请保留链接: http://www.ynboy.net/News/143.html